晴秋

目前鑽A補坑中!!各位請多指教!!

噗浪:https://www.plurk.com/oscar860823
最近考慮要努力發廢文了(被打

【御澤】 果然還是經典的好

520紀念超級短篇~~
雖然日本的520沒有特別的意思,但是秉持著有節就要過的精神,還是寫了XD
繼續加油//

正文開始!!

───────

「啊─好熱!!」

「笨蛋,消耗額外的體力才會更熱吧。」

澤村榮純跟御幸一也交往並同居的同時,他迎來了大學生活前夕的第一個夏夜,以省錢為由堅決不開冷氣的兩人在客廳貼著木質地板試圖散熱的兩人發現一切徒勞之後,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拌嘴。

「御幸,去買冰棒給我吃……」

「啊?晚餐是我做的,跑腿應該交給你吧?」

「那不然我們來決一勝負!輸的就要去買冰的!」

「嗯?要比什麼?剪刀石頭布?你想出什麼都寫在臉上囉?哈哈哈。」

「哼哼,來比仰臥起坐!誰在一分鐘做得比較少的就去買冰!怎麼樣,我澤村大爺絕對會贏的哈哈哈!」

「……好啊。」

澤村並沒有注意到對方短暫停頓後的笑容,要是在平常那絕對會被稱為奸笑的笑容。

「好!開始囉!」

自稱先攻的澤村,緊閉雙眼,像是在凝聚力氣般抿著唇,雙手抱頭,一邊叮囑御幸壓好自己的腳。

「一……唔!」

腹部發力,一股作氣的帶動髖屈肌的力量將身體往曲起的大腿靠近;在棒球部時曾被指正不能過度用力,否則會受傷,自此,與過激的肢體語言相反,澤村的動作反而放得很輕。

「御、御幸一也……」

雙唇預料外的碰觸讓澤村張開緊閉的雙眼,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龐呈數倍放大,對方勾起嘴角帶著富有玩味的眼神望著對方像是在說著:「真熱情啊?」

躺回木質地板的澤村呆愣著雙膝還跪在自己腳板上的御幸良久,才突然回過神般的遮住自己刷紅的臉,而後者順勢調整姿勢,微張雙臂撐在澤村上方。

「你這是在擾亂比賽……做為補償你要直接去買冰回來!」

「稍微讀個空氣吧?反正,等等就又要洗一次了?」

「你這個混蛋眼鏡!!!!」

翌日

「御幸前輩你幹嘛躺在地板上?」

看著突然在地板上做了兩下仰臥起坐的前輩,澤村帶著疑惑的歪了歪頭。

「比賽,是我贏了喔─澤村,麻煩你了,我要吃蘇打冰!哈哈哈哈!」

「御 ── 幸 ── 一 ── 也!!!!!!!!」



520的這一天真的很熱啊!!!大家要好好補充水分喔喔~~
一直想試試看把這種狀況寫出來哈哈哈哈,大家別擔心,最後御幸還是跟澤村一起去買了很多冰的食物回家了xddd

【御澤】呀─抱歉抱歉,因為笨蛋實在是太可愛了嘛!


澤村榮純 2017生日賀文御澤交往中為前提
這兩三週才入了鑽A坑,深深被澤村小天使跟御幸大魔王給吸引了唔唔唔!
兩年沒有寫過文,重新執筆的第一篇,也是在LOF的第一篇文就獻給小天使了(掩面
各種蟲還請鄉親父老們海涵(土下座
那──麼,正文開始

­───────


「不肖澤村在此!請問倉持前輩有何吩咐!!!難道是要親自給我生日禮物嘛!!」

看見身為室友之一的學長傳來的簡訊,並在午飯時間鈴響的瞬間衝到三年級教室門前立正待命的澤村榮純,正戰戰兢兢的等待對方的要求,唯恐對方在晚上會對自己施加名為摔角技的睡前運動。


「太大聲了笨蛋!還有生日有什麼了不起的啊,你以為能沒大沒小的嗎?啊?再說兩天後也是我的生日好嗎混帳!!」

「好痛!對不起嘛!!倉持前輩,暴力禁止!!」


臀部又被踢擊的澤村哭著臉求饒,忽然瞥見在一旁笑而不語的混蛋眼鏡……嗯?


「怎麼了,澤村,你被踢傻了嗎?」

還看不出對方哪裡異常的澤村就這樣望著御幸一也的臉呆滯良久,才突然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又被調笑。

「混蛋眼鏡!你說什麼!!!!」

「嘛,總而言之,你也看到了,他的眼鏡壞了所以他現在是弱視的狀態。」

在一旁的倉持洋一已經懶的吐槽這每天都會上演的戲碼,便直入主題,伸出食指及中指問著御幸一也這是數字幾,得到的答案卻是三以後,勉強忍住想用手指戳瞎對方眼睛的衝動後,以不想浪費寶貴的午休時間為理由將這燙手的山芋扔給澤村照顧。


「就是這樣啦,蠢村,今天就拜託你啦。」
「我明明是壽星的說……」

御幸一也裝作沒聽到便又揚起那抹惡質的招牌微笑諷刺道:「難道你連帶路都辦不到嗎?嘻嘻嘻─」


「御幸一也,你可別小看青道光明的未來啊,來吧!現在就讓我來證明我是青道的燈塔,未來的王牌吧!出發!!!」

「我可是學長...唔啊,你慢點啊!!」
語音一落,澤村便一把拉起御幸的手聲勢浩大地往小賣部前進。


於是乎,幾乎每節下課都能在御幸一也的教室外頭看見一隻眼神閃亮的柴犬把捕手兼隊長帶走,又在鈴響前把對方帶回來,「指路」的過程中偶爾會看到棒球部的隊友抱著箱子四處走動,甚至也有一年級生在奔波的行列中,雖然每次偶遇都會打招呼,基於頻率有點高,澤村正帶著點疑問時,小湊春市便從樓梯間匆匆的經過。


「小春!你們今天怎麼了啊?棒球部的大家好像都很忙耶!難道有什麼活動嗎!!」

「啊,榮純君,沒有啦,這個箱子是班上要用的新教材,我要趕快拿給老師確認了,待會見!」

「大家今天都好奇怪啊……」

「澤村─上課時間快到了喔?」

「啊啊真的!御幸前輩抓好囉!」

聞言的澤村甩甩頭忽略今日舉止怪異的大家,稍稍握緊了御幸的手繼續向前奔馳。



持續到了社團時間,看見澤村榮純帶著哈哈哈的豪爽笑聲牽著御幸一也出現在練習場,而後者也用著寵溺的笑容看著對方,先到並已經開始暖身的任務委託人─倉持洋一看著這兩人的互動,開始佩服自己的脾氣真的非常好,沒有一時衝動給兩個人一記飛踢。

「御幸一也!!做為報酬,好歹要接我一百球啊!!不,應該要接兩百球的!作為禮物、禮物!!」

「不行。今天監督說全體部員要開會,只有體能訓練跟二十球,而且你今天帶著我跑來跑去的你不會累啊?」

望著遠處鬧哄哄的投捕搭擋,其他人倒也可以專心做今天的正事。

「完全不夠啦!!御幸我還想投我還想投!!」

「你是小孩子嗎?再投你就要錯過監督的會議了喔,你看天色都暗了,外面也都沒有人了,你要像開學那樣遲到嗎?還是你想趁四下無人的時候跟我做什麼呢…」

瞇起雙眼的御幸向對方欺身,低沉的嗓音圍繞在耳邊,與其對上眼的澤村才想起自己曾說過,沒戴眼鏡的御幸真的……很好看,對於腦中出現的第一個想法感到害羞的澤村,選擇忽視臉部因害羞而上升的熱流,視線飄向外頭,抿著唇一言不發。

「明明今天那麼熱情的緊握我的手的說─榮純?」

「嘎啊啊啊,御幸一也!不要再說了!!」

御幸看著最後選擇摀住臉來逃避現實的澤村輕笑了一聲:「哈哈,我可是個好前輩,可不會讓親愛的後輩被監督責罵的,走吧?」

「你又捉弄我啊啊啊啊,混蛋眼鏡你很過分啊啊啊!走就走啦!」

澤村扯著御幸賭氣似的大幅度揮動雙手向開會的地方前進,一打開門印入眼簾的是華麗的慶生佈置,桌面上擺著一個巨大的蛋糕,圖樣還是戴著球帽的柴犬,同時也接收到如雷貫耳的祝賀聲:


「澤村/前輩/榮純君,生日快樂!!!!」

「喔喔!喔喔!這是!!!!」

「榮純君,生日快樂!!今天我們可是為了瞞過你花了一番功夫呢,御幸前輩可是大功臣。」

「啊哈哈,哪裡一番功夫啊,明明就超簡單就瞞過去了!」

「想吃蛋糕……」

「難得你今天上課都沒睡覺,害的跟你同班的我都不敢亂行動啊!!」

「大家………」


望向雙眼睜大,一副要大哭的壽星,又不免被嘲笑了一番,而在一旁的片岡鐵心與高島禮也帶著淺淺的微笑看著這群和樂的景象。


「嗚嗚,大家真是太有心了……身為王牌的我一定不能辜負他們的期許啊!」

「你什麼時候又開始自詡王牌啦?」

「我生日就讓我開心一下嘛!臭眼鏡,一直破壞氣氛……」



慶祝會告一段落後,原本想要留下來幫忙收拾的澤村毫不意外的被請出去,而倉持洋一很識相的也將御幸一也踢到外面去,只留下「可別說我對你不好啊。」便關上門留兩人在外。


夜幕早已在眾人宴歡時無聲降臨,可惜因為城市的光害,夜空並沒有繁星襯托,御幸一也領著澤村榮純緩步向宿舍走去,進到前者的房間後,開燈後的澤村便發現御幸的眼鏡正靜靜的躺在書桌上頭。


「御幸一也,你的眼鏡不是壞了嗎!好好的在這邊為什麼要裝瞎子啊!」

「不然我要請你帶我遊覽校園嗎,笨蛋,而且我平常打棒球的時候不都戴著隱形眼鏡嗎?」


看著眼前的池面壞笑著,先是想到投球練習時,與對方精準的視線交流,再想到剛剛回宿舍是被帶著走的,最後又想到自己一整天都牽著他的手到處亂晃,內心的羞恥感淹沒了理智,澤村便一鼓作氣的撲上御幸的床鋪悶聲大喊:「御幸你是大騙子!!!而且你也沒有給我禮物……」


輕笑了一聲的御幸再度欺身壓向澤村,將對方翻過來後,看見雙頰的潮紅一路蔓延到耳根。


「你還記得你說過,你喜歡看我摘下眼鏡的樣子嗎?」

「……」


直望對方瞪得斗大的雙眼,似乎還泛著水光,御幸安撫似的吻了吻對方的臉頰,澤村剛好在自己的耳畔小聲道:「我才不想給別人看到……沒戴眼鏡的你……」


強忍直接將對方脫個精光的衝動,御幸帶著慾望的雙眼火熱的直視對方。


「榮純,生日快樂,我的禮物嘛……就把自己送給你了。」

「這什麼禮物啊!」

「明年、後年、大後年,不管多久我都會在你身旁的,這禮物還不夠好嗎?」

「臭眼鏡…都不害臊的……」

「呀─抱歉抱歉,因為笨蛋實在是太可愛了嘛!」




後記:
這裡是晴秋~~~大家好呀!!!
我對不起鄉親父老Orz
我晚了一個小時嗚嗚嗚嗚,兩年沒寫文什麼都不會了,重新執筆就是獻給御澤我真的萬分幸福!!! 一直覺得自己日常系的文筆很沒有特色,很想寫出自己的味道來,就覺得御澤應該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啊!!!
今後還要請各位繼續多多指教!!!(還有餵食(被打

昼伏夜游:

君莫笑

仔细看伞是用的银武拟人的设定哦

十七说我画脸进步了好多_(:з」∠)_……

 @17Again 

微小說十題 / 浩清

許願池:

1.陽光

有的時候他覺得浩志就像陽光一樣閃耀,他不知道的是浩志時常也認為清像太陽般溫暖。

2.頭髮

清有自然捲,每當濕氣重時總是東翹西翹,讓浩志覺得非常可愛。

3.皺眉頭

浩志看見清正在寫書法,笑了笑伸手順了順他的眉心,「老師,放鬆一點。」

4.倒影

清在浩志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忽然感覺到了那個人真的一直看著自己。

5.靜止的永恆

接吻的時候清總覺得時間靜止了,而他卻樂於停在那。

6.擁抱

無數次他為了書法比賽失眠,又無數次在浩志的懷裡睡著,因為浩志的味道讓他感到安心。

7.心

「我跟書法到底誰比較重要?」

「......就、就說了重要的事物是放在心裡不會掛在嘴邊的。」

8.冬

你們過的第一個冬天,清因為難得的雪景站在庭院而生病了,那晚浩志徹夜照顧了他。

9.林間小徑

他曾經在那裡迷了路,一直到夜晚忽然一道光線,那個人鬆了口氣說:「回家吧。」

10.情話

「......@#^%*&」聽完浩志就笑了,而清則是撇過頭耳根子紅了。

—我喜歡你。